统一客服:400-650-2860
首页 > 客户服务 > 信保说案
信保说案

拨开大买家“影分身”背后的疑云

  NO.1┃大买家与采购办

  香港多年获评全球最自由经济体,拥有便利的贸易通商港口,健全的法律制度和发达的银行体系,为从事国际贸易的企业创造得天独厚的营商环境。 不少海外买方为管理在亚洲的采购业务选择在香港成立采购公司,也为进入中国市场提供跳板。 出口企业看到香港采购办背后母公司强大的实力和下游良好的销售渠道,往往会放松警惕,将香港采购办的实力与母公司的实力直接划等号,被大买方的“影分身”所迷惑。 今天我们就通过案例来直观地感受该贸易模式项下存在的风险。

  NO.2┃采购办的傲慢与中国信保钳制

  IB是1919年在德国成立的建材零售集团,注册资本金近3000万欧元,实力强劲。1985年在香港成立了采购办,命名为IBHK,而实付资本金仅有70万港币。 2019年,厦门某石材出口企业与香港IBHK签订近200万欧元的贸易合同,分批将货物按照发往德国指定仓库。 然而,买方在收到全部货物后迟迟没有付款,提出部分包装盒发霉,要求供应商将货物拉出其仓库,重新包装后再送入库,并暂停所有货款支付。 一下子暂停近200万欧元货款支付,对于中小型民营企业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企业与香港IBHK的沟通陷入僵局。 所幸,该出口企业已投保出口信用保险,报损后,中国信保第一时间向香港IBHK采购办核实案情。 出乎意料的是,香港采购办仗着母公司在业内的强大实力,对中国信保的调查工作爱搭不理,显示出了采购办普遍具有的傲慢。 然而,令香港IBHK感到意外的是,其在中国信保被列入关注名单的情况,被母公司IB知悉,母公司严厉敦促其尽快配合中国信保的调查工作,妥善处理相关事宜,避免负面影响。 原来IBHK被出口企业报损后,就进入了中国信保的关注名单,其他已投保的国内供应商也相应得到了风险提示,针对IBHK的限额被全部撤销。 不少供应商因为没有有效限额,推迟了出口计划,导致IB在中国市场的采购受到极大地影响。 最终,在中国信保的协调下,香港采购办一次性向出口企业先支付了无纠纷部分的货款,出口企业在德国更换了发霉的外包装,双方最终以10万欧元和解。 试想,如果没有中国信保撑腰,我们的出口企业可能还要遭受更多来自采购办的“折磨”。

  NO.3┃采购办与“影分身”

  无独有偶,LH是法国一家成立于1977年大型零售企业,员工数量超过4500人,注册资本金超过2000万美元,妥妥的大买方。其于1989年就在香港设立子公司LLB,负责亚太区域采购业务,员工接近50人,注册资本金仅6万美元。 厦门市某出口企业自2008年开始与香港采购办LLB有稳定交易,累计交易量超过5000万美元,人员交流往来密切,沟通顺畅,并从双方合作伊始起投保出口信用保险。 2020年4月24日,一家香港清算公司突然闯入LLB的办公地点,宣布受LH委托处理LLB破产事宜。除母公司派驻的一名高管事先已收到通知外,其他员工直到这一刻方才得知他们已下岗失业,不少已在LLB工作三十年的员工久久呆坐在办公室内,不愿接受这突如其来的一幕。 原来,法国母公司作为零售标杆企业的光环遮掩了不断攀升的资产负债率,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更是雪上加霜,香港采购办不堪重负,顺理成章被母公司一脚踹开。 随着香港采购办LLB的破产,导致该出口企业面临400多万美元的损失。 中国信保迅速厘清案情,委托海外追偿渠道介入,快速定损核赔,及时向出口企业支付赔款,缓解其流动性压力,帮助企业度过了疫情期间的难关。 故事还没有结束,令我们感到震惊的是,香港采购LLB刚破产不到两周,母公司LH竟然直接找到出口企业,要求与企业重新签订贸易合同,将因采购办破产而没有出运的货物继续出口给母公司。 这时,所有人才恍然大悟,这又是一出“壮士断腕”的戏码,对于法国LH来说,通过合法手段既剥离大额债务,又将订单改头换面继续采购,保证母公司正常经营。 然而,该出口企业实际上无法从香港采购办的破产清算中分配到任何款项,承担了巨大的损失。

  NO.4┃“影分身”与防备术

  这两个案例再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母公司和采购办不能直接划等号,大部分采购办的实力与资产都很有限。一旦采购办拖欠货款,仅以自身的资产承担有限责任,母公司则无需承担连带责任。 如果采购办为离岸公司,后续的债权核实和追偿可能都无从谈起。 那么如何预防“影分身”风险,厦门中国信保给你支招擦亮眼: 一是调取资信报告。了解采购办经营实力与贸易背景,了解采购办与大买方的实际关系。 二是关注风险异动。保持与采购办密切联系,关注其风险异动,一有风吹草动,及时采取应对措施。 三是投保出口信用保险。利用中国信保渠道动态跟踪买方信息,利用信保机制提升对买方的谈判地位,利用机制转嫁和弥补损失。 四是做好贸易保护。特别是对于风险敞口较大的业务,尽可能通过贸易流程设计或将母公司设为担保方等方式,力争由母公司承担最终付款责任。

 

(中国信保厦门分公司供稿)